你们不能这样肆意妄为滥用公权!官司打的好曲折,恳请各位司法大咖助力!

  具体事实详见附在其后的法院一审判决书。
  我在这里简要地复述一下:
  本人即原告,2017年9月6日参加了由杭州产权拍卖有限公司举办的“杭州市属、区属公车改革处置车辆拍卖”,以6万元拍到序号102的浙A302T2\东南7座小型普通客车(该车初次上牌2008.06.11,年检期至2018年06月,里程表数89942公里,起拍价33600元。)
  原告按照被告方的规定和成交步骤,付清了相关的佣金、税、费、过户费、手续费3700元,于2017年9月29日下午接车。当时该车无法启动,交接人告知原告这辆车需要更换电瓶。
  10月1日上午,原告在车库附近找了一家修理厂,拖走该车,更换了新蓄电池,勉强将车启动,但无法达到正常行驶状态。
  原告与被告几经交涉,被告同意召回该车修理。10月20日,原告把车辆开到委托方指定修车点——德胜路88号的杭州市市级机关汽车修理服务中心,第二天下午,原告去修理点拿到维修好的车,在开回家的路上,该车再次坏在大街上。原告本人只得在附近寻找到“驰加”维修厂,维修厂检修两天后告知本人,该车无法维修。
  原告再次与被告交涉,10月23日,原告按照被告指示,又把车辆拖回杭州市市级机关汽车修理服务中心。该中心的汤经理告诉本人,原厂家已停产该款车型,没有可供更换的零部件,车辆已无法恢复到正常行驶状态。目前涉案车仍在被告处。
  杭州车辆限牌,要想买车,必须要先搞到拍照。得到拍照的渠道只有这样几种办法:第一,参加摇号或拍照拍卖;第二,参加公车拍卖(私家车的拍照不能拍卖);第三,司法拍卖。
  我原想,6万元能买到一个带浙A拍照的车,也能接受。但让我气愤的是,这车根本没法开,后来就连法官都劝我,忍了吧,就当6万元拍了个车牌。如果这样的话,我不如直接去车管所拍车牌好了,也才只要4万元。
  杭州市政府部门这么做,实在太黑了,我还为车辆过户上税、费交了3700元。万般无奈,我决定通过法律途径讨个说法。

  这场官司真是曲折无比,大家看看我是怎么和他们打这场官司的吧:
  1,2017年11月9日,我前往杭州市江干区法院立案,(2017)浙0104引调2354号。被告为杭州产权拍卖有限公司。在法庭审理过程中,申请追加原车主——杭州市下城区城市管理局为被告。
  2018年1月26日上午开庭,案件为(2017)浙0104民初8888号。开庭时,被告方提出——杭州市下城区财政局才是这次公车拍卖的委托方,拍卖所得款都已交付委托方。
  庭审结束后,本人收到法院发来的被告方补交的证据,要求我在5日内提出质证。由于已经开过厅了,我不便于再次追加拍卖委托方为被告,这就使得我不得不面对因诉错被告对象而败诉的状况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提出了撤诉申请。2018年2月9日结案。
  但是,我的问题没法解决,只拿到了一个车牌,拍来的公车从来没挂牌正常上路过。实在无法忍受。

  2,2018年3月9日,我再次向杭州市江干区法院提出民事诉讼,被告为杭州产权拍卖有限公司、杭州市下城区城市管理局、杭州市下城区财政局。案件(2018)浙0104民初2599号。

  3,2018年3月29日,我又向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,被告为杭州市下城区城市管理局、杭州市下城区财政局。(2018)浙0103行初25号。下城法院裁定,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,不予立案。
  我不服,向杭州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,驳回上诉。

  4、我的民事诉状,由被告杭州市下城区城市管理局提出管辖权异议。2018年6月19日,我受到法院裁定,驳回被告的裁定。

  5、民事诉讼终于等到了开庭期:2018年10月12日下午。
  我的诉讼请求:1、判令被告解除拍卖合同,收回涉案标的物;
  2、判令被告退还原告6万元成交款,赔偿被告已付佣金1200元、车辆税费1200元,过户手续费1300元,以及修理拖车等各项费1300元,总计6.5万元;
  3、判令被告承担全部司法诉讼费用。

  在庭审中,被告拒绝法庭调解。法官在庭审中,认为”解除拍卖合同“的诉讼请求不成立,因为合同已经履行完毕。在庭审中,我举出适用《合同法》第54条,有权请求法院撤销。经法官同意,我当庭申请变更诉讼请求。庭审中止。

  6、2018年10月15日,我递交了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,变更的诉讼请求:1、判令被告解除拍卖合同,收回涉案标的物;
  2、判令被告退还原告6万元成交款,赔偿被告已付佣金1200元、车辆税费1200元,过户手续费1200元,以及修理拖车等各项费1400元,总计6.5万元;
  3、判令被告承担全部司法诉讼费用。

  7、2018年11月5日,我收到法院裁定,本案转为普通程序审理。2019年1月15日上午开庭。经过这么几次这么长时间,朱法官对案件也很熟悉了。庭审进展的很顺利。
  2019年3月25日,江干区人民法院下达判决书,法官驳回了我的全部诉讼请求。

  尽管不出所料,但我还是认为判决不公,我已决定要再次上诉杭州市中院。

  特在这里向各位司法界的大咖们求助,希望大家帮我看看如何上诉更有利。